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学习园地
2019-02-12 10:06 来源:吉林省交通宣传中心
打印 | 字号 : [ ] | 分享
0

好稿分享:松原市公路路政管理局担当勇为、攻坚克难系列报道之一:坚守,在凛冬寒夜

  11月5日起,松原市公路路政管理局按照厅党组的要求和省局的安排部署,将高速公路治超“百日会战”专项行动再升级,在辖区内实行24小时不间断联合治超,全力以赴扭转高速公路治超被动局面。11月8日,在松原高速公路治超“白热化”时刻,记者来到松原,跟随松原公路路政管理局局长陈家丰、前郭分局副局长张莹展开了一天的高速公路治超体验。

全员出动 扎根一线

  早上8时50分,下了火车,记者就来到了松原市局办公大楼,见到了正在调度治超情况的陈家丰。此时已是上班时间,五层高的楼内却显得十分安静。

  “我们共有干部职工39人,现在除了在家负责财会、内业等工作的3位女同志,其他人包括领导干部全都在治超一线值守,副局长刘志刚负责风华站,副局长许成福负责拉林河站,坐镇指挥,守着吉黑两省东西两条主干线,每日分成三班值守,现在别说没时间坐班,连回家休息的时间都没有,累了就直接在治超站睡了。现在时间不早了,咱们抓紧去拉林河站吧!”陈家丰说。

  话音未落,陈家丰拉着刚值完班的张莹,立即动身前往拉林河超限检测站。此时,省局领导正在前往拉林河调研治超开展情况的路上,新一批支援拉林河治超的长春市公路路政管理局的同志也将于下午到达,与之前的支援同志进行换班。

  从松原市区到拉林河站,全程120多公里,要两个多小时,一来一去就要大半天的时间。路途上两人也没有闲着:“最近超限超载车辆明显增长,你负责的松原东一定要盯住,坚决遏制这种势头!”“请放心,我们分局一线的同志全部在现场值守,并协调收费站的同志帮忙,现在已经查扣了好几台‘百吨王’!”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不断交流着治超工作,不断探讨当前治超工作,研究破解治超困局,陈家丰还不时拿出手机调度各站的治超情况,狭小的车内俨然成为了移动的“作战指挥部”。

职责在肩 昼夜奋战 

  谈着谈着,两个多小时的路途一晃而过,11时20分,我们顺利到达了拉林河超限检测站。此时,站内已经停了二十余台超限超载车辆,占满了整个卸载空地,其中还有两台大型吊车,正吊起超重的集装箱进行着货物转移;3名治超员与大车司机进行交谈,帮助这些司机加快处理卸载事宜,并引导已卸载完的车辆重新称重。现场治超工作正井然有序地进行。

  “今天成果怎么样?”陈家丰一下车,见到了拿着对讲机指挥工作的许成福,连忙问起了现场情况。“现场一切挺好,就是这集装箱不太好卸载,需要花费些时间。”许成福说。

  拉林河治超站受长余高速公路改扩建影响,只能进行出口治超。“百日会战”专项行动以来,扶余分局全部4名同志以及协助帮忙的省高管局德惠分局的2名同志,已经连续在治超一线奋战了70多天。专项行动升级后,为解决人员不足的难题,省局积极协调长春市公路路政管理局进行支援,争取一日分成三班,全天候把守关口。目前,第一批15人在副局长陈华程的带领下于11月5日全部到位,第二批也将于今天下午到达进行换班。

  “支援的同志不熟悉拉林河站的情况,考虑到夜间大车数量增多,容易造成安全事故,我们主动承担了所有凌晨至早上8点的驻守任务,将日间留给了支援的同志。为了第一时间接到讯息,我睡觉的时候都得抱着对讲机,要不就睡不踏实。”扶余分局局长吴昊说。11月5日以来,为了让支援的同志尽快进入状态,吴昊夜间值守,日间帮助处理现场情况,3天来只睡了不到7个小时,脸上写满了倦容,但目光依旧坚毅。扶余分局副局长赵兵腰间盘突出十分严重,他在腰上绑个带子,一直坚守在一线。另一位副局长王立新的左眼已经失明,不仅要治超,还要担负着全部人员的勤务工作,总是在夜班值守结束后去周边村庄买菜做早饭。“职责所在,再苦再累我们也必须坚持下去,通过不懈的努力来实现我们路政人的价值!”吴昊说。

夜探风华 争破“魔咒”

  在拉林河治超站内,省公路路政管理局副局长徐沄巍带领局治超处的负责同志,正在调研治超工作。陈家丰一见到他们,立即汇报起全市治超工作情况,这话夹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一唠就唠了两三个小时。

  这里已经是徐沄巍一行人这周走的第3个地方,三天内他辗转双辽、那木斯等地,实地踏查内蒙古、辽宁、吉林三省(区)交界处高速公路超限超载车辆最新动态,为研究部署下步治超方向提供基础支撑。

  “领导,晚上去风华看看吧,那里最近开始有人人为制造拥堵,还出现了专门的‘保车’利益链条。”“好,咱们现在就出发吧!”21时,徐沄巍、陈家丰一行从拉林河回到松原市区简单就餐后,立即赶到了风华治超站。此时,站内灯火通明,大车依然络绎不绝,已经连续工作12个小时刘志刚正在现场指挥治超员引导超限超载车辆进入场站;一两个拿着手机的年轻人,总是在收费站内晃来晃去,观察着站内的情况。

  “咱们往肇源方向开开,过了松花江大桥后下高速再折回来,看看路边的情况。”在治超站内简单逗留后,一行人又在刘志刚的引导下驶进了高速公路。

  “一辆、两辆、三辆、四辆……这些车都得有七八十吨以上,前面就是松花江大桥,要是这些车辆扎堆停在上面 ,后果不堪设想。”陈家丰坐在车里,默默数着沿途停在路边的车辆。乘着夜幕,从过了黑龙江永利收费站开始,不断有大货车熄火停在了紧急停车线内,2、3公里的路程竟然停了不下70多辆车,还几乎全是大型重载挂车。

  “这伙人过了黑龙江那边的收费站就停在了路边,试图通过人为制造拥堵,利用安全因素来倒逼我们‘放行’。还有人成天盯着我们的治超员,只要我们的人稍有松懈,他们就立马通知那些花钱买消息的人过站。”看着沿线停着的大挂车,陈家丰对徐沄巍说。

  面对严峻的治超形势,只有主动出击才能破解“魔咒”。22时,徐沄巍与陈家丰回到站里又开始了研究讨论。“我们下步准备在风华治超站实行入口全面检测和治理,设立提示标志标牌和折返车道,并与高速公安、高速路政紧密配合,解决聚众堵塞交通的难题,从根上破解当前一治就堵的治超‘魔咒’,把每月37000台超限车辆拒之省门外,这才是高速治超治本之策!”听着陈家丰铿锵有力的言语,徐沄巍说:“好!按照国家即将实行推进运输结构调整三年行动计划的总体部署,各高速路口将实行入口全面检测,你们争取先试先行,为全省打个好样板出来!”

  23时20分,初冬的夜里,气温已经到了零下,徐沄巍一行终于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准备返程休息,而风华治超站的工作仍在继续,值守的治超员不畏严寒,守在站口,守护道路,下一批值守的同志也已经到位,准备交接上岗。他们用一次次的循环尽职,践行着自己的忠诚与担当,守护着一方公路的畅通和安全。(饶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