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浏览
专题 special
当前位置: 首页- 专题- 一线传真- 行业管理
吉林省交通运输厅 2020-07-31 16:12 来源:
  打印
字号: [ ]
分享:

“长余改扩建那些事儿”之四:最好的年华献给你

  1998—2002年,他是长余高速公路的建设者;2017—2020年,他是长余高速公路改扩建工程的管理者。悠悠22载,他始终是长余高速公路的见证。他,是省高建局长余高速公路改扩建项目指挥部副指挥长王震飞。

  王震飞是个“老工程”。从22岁参加工作起,36年间,他先是在省公路工程局,后来在省交通建设集团,走南闯北地修路,转战过上海、江苏、湖北、福建、四川等很多地方,建设过沪宁等很多条高速公路。但,用他自己的话说,“没有一条路是从头跟到尾的,都是半路被调去,或者半路被调走”。只有长余高速公路,从22年前的建设,到这几年的改扩建,他都是全程参与的。

  作为建设和改扩建工程的直接参与者和指挥者,王震飞对这两次不同的招投标建设模式体会很深。

  当年标段多、队伍多,现在标段只一个、队伍只一个;当年路基、路面等各种工程都要分别建驻地,各工序交接也繁琐;现在从进场到工程结束,驻地建设只投入一次资源,各工区之间衔接沟通高效有序;当年业主要同时对多个施工单位下达指令,且执行情况参差不齐,现在只需对中交建一家下指令,各工区执行整齐划一不走样;当年在进度上有的队伍抢先有的队伍落后,现在中交建内部从人力、技术水平到机械设备,调配起来方便迅速,工程进展更加顺利……总之,从管理方面看,现在比当年进步太大了,省心省力又高效。

  对比今昔,王震飞对项目建设中机械化程度和施工技术水平的提高也很有感触。比如路面摊铺,当年用的是进口的设备,最大摊铺宽度是12米;现在用的是国产设备,而且是世界最先进的设备,最大摊铺宽度20米;而且这种“变形金刚”式的大型摊铺机,全线就有8台,设备的性能、摊铺质量和速度,与二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再比如全线的控制性工程陶赖昭松花江大桥,当年也是双向四车道,建设工期是4年;现在改扩建工程中,改造双向四车道的原桥作为长春到拉林河方向桥梁,新建拉林河至长春方向的桥梁,同样是四车道,结构基本没变化,建设工期仅用2年。再比如预制梁标准化施工、全封闭的拌合站等,这些方面体现出的技术的进步,尤其是我们国家科技创新水平的提高,真是令人兴奋。

  “像自己的孩子一样,这两次建设我都是一点一点看着它成长起来,我对长余路真的特别有感情。”王震飞说。

  当年建设长余高速公路时,王震飞正当壮年。而今,他已经58岁了。站在陶赖昭松花江特大桥上,他讲起当年建桥的不易,讲起改扩建时铣刨路面,每露出一个结构层,他都能回想起自己和伙伴们当年曾在这一层上如何行走,如何施工,每一层都留有自己当年的身影和脚印,心里由不得又酸又涩又苦又甜。“我真是非常荣幸,当年老长余建设我就参与了,新长余改扩建我又能重新回到这个项目,看到它以新的面貌‘重生’。修路一辈子,有这么个缘份也是不容易。等这个项目通车,我也差不多该‘到站下车’了。”

  “到站下车”,这个词令人无限感慨。在多年来吉林交通运输跨越发展的背后,在高速公路里程跨越1000、2000、3000乃至4000公里的背后,已经有多少个、又将有多少个这样默默无闻、默默奉献的王震飞呢?一批人“到站下车”,新的一批人“进站上车”,青丝换白发,前赴后继,继往开来,才成就了吉林交通运输的美好现在和未来!(代晋、阚世儒)